最新新闻
 
电话:021-8599121
邮箱:jack@huatengyy.com
新闻中心

中色泵业何以能搅动万亿市场

中色泵业何以能搅动万亿市场

谁会想到,即将改写煤炭运输历史的,竟会是一家泵阀企业。
  
  势如破竹,锐不可当。
  
  当人们惊讶的发现,低调多年的中色泵业,竟然以近100%的市场份额占领国内氧化铝用隔膜泵市场时,总经理凌学勤再也忍不住了:“别看我们现在还在国内,等我们走出去,全球隔膜泵市场就会迎来大洗牌!”
  
  于无声处听惊雷。
  
  这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研制隔膜泵的企业,几乎从未对外宣扬过自己的宏图伟略,除了几条碎片化的新闻,人们几乎对中色泵业一无所知。然而,在中国通用机械哀鸿遍野的时代,“全球前三强”、“中国第一条输煤管线独家供应商”等荣誉却朝着中色泵业扑面而来,在寒风中,这家默默无闻的小企业迎来了自己的春天。
  
  凌学勤的自豪感与兴奋感,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浓烈过,他极力控制自己的音量:“我们在国内已经没有竞争对手了!”
  
  “蚕食者”崛起
  
  中色泵业,正如一头沉睡的雄狮。
  
  这些年,它低吼着扮演“蚕食者”的角色。曾被外国巨头一度垄断的氧化铝大型隔膜泵市场,正一点点地成为了它的囊中之物。
  
  2004年,中国氧化铝行业呈迅速发展之势,与之相配套的产品也迎来了增长期,众多行业企业群雄逐鹿。然而在隔膜泵领域,中色泵业却“一手遮天”,几乎囊括了全部的氧化铝用隔膜泵市场!人们很难相信,这样一家小企业怎么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就。
  
  要知道,长期以来,隔膜泵就像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,远远的把中国企业拒之门外。因矿浆具有高腐蚀、高磨蚀及高温的特性,这种广泛应用在氧化铝、煤制油、煤化工、金属矿山精矿、高浓度尾矿输送等重大装备工艺系统中的关键设备,需要较好的稳定性和可靠性,尤其在连续运转率方面要求极高,令众多企业望而兴叹。早在上世纪80年代,上海和兰州就曾有两家企业进行过隔膜泵国产化的研制,尽管备件测绘、图纸设计和样机制造一直按照传统路线研发,但控制、橡胶隔膜等核心技术只是简单的仿制,并未做技术攻关,结果工业运行惨遭失败。后来,虽然仍有两三家企业涉足隔膜泵领域,但也只能生产低压隔膜泵,在高腐蚀、高浓度固液两相介质的长距离管道化输送方面,所有市场几乎都被荷兰、德国等发达国家的企业所把持。
  
  垄断的市场,带来了垄断的利润。当时国内售价较高的球磨机,每吨位才卖到1万~2万元,而进口隔膜泵的售价却高达每吨位50万元!1991年,中国有色金属协会委托中国有色(沈阳)冶金机械有限公司(简称沈冶机械)开始国产化荷兰的氧化铝用隔膜泵。那时,学机械专业的凌学勤刚刚硕士毕业,作为稀缺型人才,立刻被沈冶机械招入,参与到隔膜泵国产化的研发中。
  
  对于任何人来说,研发隔膜泵都是一个难度系数极高的课题,起初连一张图纸都找不到。厂里选拔了电气、液压、材料等方面的人才,和凌学勤一同组成了一个小团队,白天待在食堂楼上的一间小屋里画图,晚上就在工厂里成宿的试车。期间,为了加大研发力度,他们还特意从外面引进了一支研究团队,但因缺乏技术攻关的耐心,这支队伍最终打起了退堂鼓。这么薄弱的基础,能研制出隔膜泵?没有人愿意相信。然而三年后,凌学勤团队凭借自己的能力,奇迹般的研制出一台铝行业用双缸双作用隔膜泵。当时国家正鼓励发展电解铝,氧化铝作为冶炼原料,需求量非常大,所有人都期待着它能够一战成名。
  
  但让凌学勤想不到的是,氧化铝隔膜泵市场根本进不去!原来,在拜耳法生产氧化铝的过程中有两处用到大型隔膜泵,一处是溶出过程中的浆料加压,一处是赤泥的输送。总投资几十个亿的生产设备,只要运行起来就不允许非计划停机,因此对隔膜泵的机械强度、橡胶寿命、自动化控制及可靠性等方面的要求相当高,否则隔膜泵出了质量问题,停机一小时,损失金额就高达100万元!许多企业宁可花高价购买进口产品,也不敢轻易试用较便宜的国货。无奈之下,凌学勤只能从要求相对较低的金属矿山尾矿开始,切入隔膜泵市场。

返回上页

© 2019 上海仁国泵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